成都九州医院 > 保健常识 >

Cell: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变种B.1.351和P.1逃避中和

 

检测和疫苗接种是人类试图控制SARS-CoV-2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支柱。虽然耗时比很多人预想的要长,但相信大家接种疫苗从而得到保护只是时间问题。然而,时间也在对这种病毒起作用,该病毒现已发生多次变异,其中来自英国的B.1.1.7变种、来自南非的B.1.351变种和来自巴西的P.1变种迅速传播。这些病毒变种在所谓的刺突蛋白上发生了突变,其中刺突蛋白是这种病毒表面上的一种结构,负责附着在宿主细胞上。与此同时,刺突蛋白也是免疫反应的主要靶标。在SARS-CoV-2感染或接种疫苗时产生的抗体会与刺突蛋白结合,从而阻断这种病毒。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由德国灵长类动物中心-莱布尼茨灵长类动物研究所的Markus Hoffmann和Stefan Pöhlmann、德国乌尔姆大学医学中心的Jan Münch领导的一个研究团队发现,SARS-CoV-2变种B.1.351和P.1不再被用于COVID-19治疗的抗体所抑制。此外,这些变种被来自康复患者和疫苗接种者的抗体抑制的效率较低。因此,从COVID-19中康复以及疫苗接种可能仅提供针对这些病毒变种的不完全保护。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3月20日在线发表在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ARS-CoV-2 variants B.1.351 and P.1 escape from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SARS-CoV-2病毒侵入肺细胞以进行增殖。这种病毒要进入细胞,必须首先附着在细胞表面上。为此,这种病毒使用位于其包膜上的刺突蛋白。这种刺突蛋白也是开发旨在防止SARS-CoV-2在体内复制的药物和疫苗的靶标。

在SARS-CoV-2大流行之初,这种病毒相对稳定,但最近发现了这种病毒的几种变种,而且它们在迅速蔓延。最早出现在英国、南非和巴西的病毒变种B.1.1.7、B.1.351和P.1分别在刺突蛋白中发生突变,其中的一些突变发生在目前使用的抗病毒药物和疫苗所靶向的区域。

图片来自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03.036。

Pöhlmann说,“这是令人担忧的,因为无法被抗体有效抑制的病毒变种的快速传播可能会破坏我们目前的疫苗接种策略。”因此,Pöhlmann和Münch领导的这个研究团队研究了这些病毒变种如何有效地被药物和抗体抑制。

Münch说,“我们发现,某些阻断进入宿主细胞并处于(临床前)临床开发的抗病毒药物对这些病毒变种的抑制作用与原始病毒一样好。目前在德国迅速传播的变种B1.1.7也能被抗体有效抑制,包括疫苗接种诱导的抗体。相比之下,用于COVID-19疗法的抗体并不能抑制变种B.1.351和P.1。此外,这两种变种被来自康复者或疫苗接种者的抗体较差地抑制,它们部分地绕过了这些抗体的中和作用。”

使用现有疫苗是有意义的,在德国迅速扩大疫苗接种工作是可取的。然而,接种疫苗或从COVID-19中康复有可能导致对SARS-CoV-2变种B.1.351和P.1的预防作用下降。如今,临床研究必须确定这种担忧的真实程度。

Hoffmann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广泛的疫苗接种成为现实之前,尽可能地限制这种病毒的传播是很重要的。否则,我们冒着出现现有疫苗无法有效控制的新变种的风险。”

参考资料:

Markus Hoffmann et al. SARS-CoV-2 variants B.1.351 and P.1 escape from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03.036.

Evidence for reduced antibody protection against SARS-CoV-2 variants

https://www.dpz.eu/en/home/single-view/news/hinweise-auf-verminderten-antikoerperschutz-gegen-sars-cov-2-varianten.html

他们都在关注
1HIV常规治疗引发慢病负担 创新性NNRTI或为更优解
2Cell:工程化免疫细胞能够靶向抑制癌细胞转移
3Cell:工程化免疫细胞能够靶向抑制癌细胞转移
网站首页
在线咨询
来院路线
返回顶部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