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九州医院 > 保健常识 >

负债10多亿裁员645人?一家公立医院的衰败样本

 

河南省睢县中医院,一家二甲公立医院,在被曝出“裁员645人”的消息, 相关医护愤怒的声音传遍了全国。

引爆舆论的,不仅仅在于这家县级医院高达10亿元的负债;更在于,一家公立医院试图用精简人员的方式来摆脱困境。

在中国,医生通常被赋予一定崇高感、神圣感,尤其在新冠疫情过去不久之后,解聘医护人员,更是被认为不道德的。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多家媒体在报道睢县中医院本次风波时,都用了这样的语言。

它的困境,因为这不只是一家县中医院的困境,而是不少中国县级公立医院共同的困境。

我们试图去探究一家曾经高速发展,年营业额曾高达3.5亿的县级中医院,是如何由盛转衰的?当危机来临时,一家公立医院,可以裁员吗?

△ 引起争议的600多人名单,张贴在睢县中医院的墙上

黄金年代

这家二甲公立中医院曾经有过辉煌的时期。

拥有博士学位、毕业于同济医学院的院长李富强,2003年上任之时,正逢中国的公立医院发展黄金期的开端。

那一年,2003年建立的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开始释放原本被压抑的医疗需求。

自此而始,中国逐渐建立起全民医保体系。之后的十年,正是全民医保的极速扩张期。越来越多的睢县人,不再囿于资金压力而不去看病了。

那些年,睢县中医院收入连年增长。

2011年,医院的收入7500万元;

2012年,超过一亿元;

2015年,1.54亿;

2016年, 2.57亿元;

2017年,3.50亿元;

除了全民医保带来的红利,也有医院管理者的布局。

一则发表于2006年的报道提到:那些年,中医院逐渐由单一的中医转向“以中医为依托,以专科促发展”模式。

它采购了大量当时十分先进的治疗设备:GE公司核磁共振成像系统、大型美国产GE1600C全新全身CT等等。

还引进了一些先进技术,在县里率先开展心脏介入治疗,中医院对脑血管病的治疗在睢县及邻县享有盛名,被评为河南省重点专科。

同时,这家医院还成立了市场营销部,院长李富强要求所有医院员工都有品牌意识,注意人性化服务,强调医患深度沟通。

那些年,在睢县人心中,它与县人民医院长期并驾齐驱,甚至还略胜一筹。

2012年,对这家医院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年份。

它的收入连年增长,在这年首次超过了一亿元。位于县城中心、有400张左右病床的院区内,经常交通堵塞,病床一床难求。

此时,基本医保体系已覆盖了全国13亿人口。医保基金的收入已连续增长多年——从2003年的千亿出头跳涨至2013年的10700亿。

不出意外,按照中国经济的增速和医疗支出在GDP中的比重,医疗服务的需求还会不断增大。

这一年,睢县中医院建设新院区的计划基本敲定。县委、县政府决定无偿划拨土地用于中医院的迁址新建。新院区按照三甲医院建筑标准设计建设。

同年,睢县人民政府与上市公司和佳医疗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书》,协议涉及中医院基础建设、装饰装修工程、医院信息化系统、医疗设备等。

在当时,在全民医保的壮大和新医改的背景下,各级医院都兴起了一股改扩建潮。

熟悉县级医疗生态的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对八点健闻分析:那些年,医保资金迅速增加,促成大量的医疗需求产生。此外,当时国家医保局尚未成立,对医保各方面的检查比较少,打击骗保等各方面的力度较小。这种情况下,全国大量医院都在高速扩张。

一家券商在其调研中写到:“75%的样本医院已经计划在2012~2015年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或者已经在扩建之中,这一比例与三级医院的77%、二级医院的75%和县级医院的73%保持一致。在制定了2012~2015年扩张计划的所有医院中,58%将兴建新的住院设施,46%将兴建门诊设施。”

中医院的尴尬

根据扩张计划,这个只有90万人口的县级中医院的床位数从原来的400张提高到1500张。

高达9.65亿元的总投资额,由国家下拨建设资金2100万元,省级配套200万元,其余资金全部由中医院自筹。

值得注意的是,那几年睢县县城新增的医院大楼和床位,并不只在中医院一家。它最大的竞争对手人民医院,新大楼建成后床位达到了1000张。

△ 睢县中医院的新院区 图片来源:睢县中医院官网

如今在睢县街头,仍能感觉到两家医院争夺病人的张力。

这里街头的广告牌,除了政府公益和房地产以外,几乎都是这两家医院的广告。

广告牌上,睢县人民医院强调郑大一附院专家长期坐诊、手术,号召“急救拨打120 首选人民医院”。

中医院强调河南中医药大学一附院专家24小时坐诊,以及口号“说一千道一万,看病还是中医院”。

从路边广告牌可以看出,在生殖医学、急性心梗、脑卒中等领域,两家医院的竞争达到了白热化。

从科室设置可以看出,作为中医院,这家医院很大程度是“西医化”的:采购大量西医设备,并设置胸痛中心、卒中中心、危重病救治中心,在这些领域与人民医院直接竞争。

中医院在治疗手段上不断趋同于综合性医院、越来越西医化,是近年各级中医院发展的普遍特征。

究其原因,是中医治疗的疾病范围有限,吸引的病人有限。

“比如心梗或者脑出血,中医怎么办?解决不了。如果中医院只搞中医,基本上就没有活路,就没有市场。”徐毓才说。

他说,除了极少数个例,全国范围内,所有发展较好的中医院,都是“中医方面有特长,西医方面也不弱”。

这不只是县级中医院面临的问题,三甲中医院也有类似情况。以中国中医研究院望京医院为例,《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2003年以前,望京医院一直以中医治疗为主,经济上非常不景气。“以前宫外孕、心肌梗、以及各种外伤病人来了,统统转走。七转八转,病人都不到这家医院来了。”而建起普外、脑外、胸外、ICU等西医科室之后,经济效益很快好转。

与综合医院进入同一赛道,则不免进入扩大规模、买高端设备的竞争中。

“我们医院科室开得特别多。开设一个科,就进好多器材,然后再进一批人,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再宣布这个科倒闭。”一名医护人员回忆。

科室的数量,从本文开头提到的600多人名单可见一斑:名单中医护所在科室一栏中,有“脑四科”、“口腔四科”、“骨五科”、“内九科”等名称。

据医院官网介绍,该院拥有直线加速器、64排螺旋CT、1.5T核磁共振、DSA血管造影、TTM热断层扫描等多种先进仪器设备。

据看医界报道,医院买回一台 PET—CT后,发现需要三甲资质才能用,于是一直闲置。

新院区投入使用后,2016年,睢县人民政府还与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签约全面托管,睢县中医院正式更名为“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豫东医院”。

此后,该医院走上快车道,开始大规模开科室、进器材、招人。

在好的年份里,中医院基本工资加上与科室收入挂钩的绩效,中医院一名护士每月能拿到3000-5000元。

在这个2019年才实现“脱贫摘帽”的县城,这样的薪酬相当有吸引力。中医院在职职工由2016年年初的1166人,迅速膨胀到2020年的超过2000人。

这一年,睢县中医院发布在官网上的一则消息,自信满满,对未来满怀期待。这则消息提到:2015年业务收入1.54亿元。“就医院规模来讲我院在全县排名第一,按业务收入来说我院仅次于县人民医院,预计2016年收入达到3亿元,将超过县人民医院。”

狂飙突进中的危机

其实,在睢县中医院计划建新院区时,危机已然逼近。

到2013年,全国有225个统筹地区的城镇职工医保基金收不抵支,占据全国统筹区的32%之多,其中22个统筹地区,已经将历年来所有的医保结余资金全数用光。

当时的一份报告预测,2017年开始始,城镇职工医保基金将出现当期收不抵支。

而几乎所有忙于扩张的公立医院,都没有太在意这些数字。

搬到新院区后,睢县中医院的营业收入继续高速增长。2016年、2017年度, 分别达到2.57亿元、3.50亿元。

为睢县中医院的扩建工程提供融资的和佳医疗董事长郝镇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对睢县中医院项目大加褒扬。

他这样介绍双方的合作模式:“通过上市公司与县级政府合作PPP项目,一方面可以解决地方财政的经济压力。例如要把县级人民医院床位多扩充1200张,地方财政一次性要投资5~6个亿,但特别是一些县级政府财政吃紧,通过我们上市公司来做投资,让医院作为未来的还款主体,政府进行兜底缺口式补偿,财政压力就很小了。”

睢县中医院的扩张计划由政府出资仅2220万,剩余的9亿多人民币,需要医院自筹。

新院区的建设,给中医院留下了高额的债务。

河南国控金汇投资有限公司同年作出的《商丘市睢县中医院项目可行性分析》,列举了该院的债务情况:“依据睢县中医院提供数据,其融资租赁规模为12.8亿元。截至2018年5月底,报表显示长期借款8.69亿元,推断可能为融资租赁贷款余额。”

但在2018年以前,虽然债台高筑,但睢县中医院尚能按时还款。

2017年,睢县中医院还向和佳股份还款了5000多万元。但到2018年,睢县中医院的融资租赁款开始出现逾期情况。

这一年,中医院员工的奖金、薪酬消失了,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数名医护人员对八点健闻提到,2018年下半年开始,绩效奖金停发,只有基本工资了。一名工作数年的护士,月基本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

到了2019年,工资也不再按时发放,经常推迟。

人心开始浮动。

数名医护人员告诉八点健闻,过去两三年,有高年资、人脉丰富的医生调到睢县其他医院,许多年轻人辞职或停薪留职去外地寻找机会。还有许多人留下来,期待转机。

睢县中医院的资金链断裂在2018年突然发生,很大可能与医保局成立开始对医院进行控费有关,这导致其收入不再如之前的预期。

这年3月,国家医保局正式成立。

“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后,在医院控费方面做了很多调整。”徐毓才分析。

此外,他猜测这与河南省“健康扶贫”政策导致医保基金亏损较多、从而医保控费更严格有关。

他在一次业内交流中听说:“河南省一直给贫困人口的报销比例在90%,这个标准大大超过了国家要求的80%。这导致部分人住到医院里就不想出院,因为自己花的钱很少,还有一些不需要住院的都去住院,导致医保基金亏得比较多。”

徐毓才还对八点健闻提到,这些年,国家给综合医院的投资一般比较大,给中医院的投资一般比较小,因此很多地方的中医医院近几年情况都不太好。

还有医疗界人士注意到郑大一附院的身影。这家超大型医院,近年以对河南省病人、医生和医保基金的巨大虹吸效应著称。而它派出的专家们,在睢县人民医院长期坐诊、手术。人民医院内的巨幅广告牌,与街头灯箱上的宣传词,每天都在提醒睢县人。

△ 睢县人民医院的广告牌

公立医院可以裁员吗?

这两年,在睢县,所有人都知道“中医院工资发不下来,快倒闭了”。甚至有段时间,因为资金链断裂,中医院进药只能向供应商赊账,甚至有许多常用药都开不出来的时候。

在中医院员工和睢县民众中流传的说法是:医院负债约20亿。这一数字尚未得到证实。

不过与该院有多年合作关系的和佳医疗在公开信息中提到:截至2019年底,仅和佳医疗应收睢县中医院融资租赁款余额为7.03亿元。

再加上其他长期借款,医院债务一度超过10亿元。

2021年1月,中医院的上百名医护人员曾集体走上街头,到县政府讨薪。引发媒体关注后,由前任院长苏建华担任组长的医改组进驻睢县中医院,并宣布了一系列措施,每一项都指向节约成本——包括合并南北院区,关停6部电梯等等。

网传“裁员645人”即为其中一项,也是遭遇阻力最大的一项。

据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管的报纸《医药卫生报》的说法,其中一项重要的措施就是“辞退了645名没有人事代理手续的职工,并根据工作需要,返聘部分专业技术人员。”

一石激起千层浪。

当市场经济主体遭遇经营困境时,通常会通过裁员等缩减成本的方式,度过危机,但是公立医院则不然。

医生这一职业,通常被赋予一定崇高感、神圣感。在刚经历过抗疫、大量医护人员作出巨大牺牲的当下,“医院裁员”,特别是“公立医院裁员”,更引起医护人员群体和大众的强烈反对。

向网络曝料的医护人员,和一些网络舆论,提到医护在疫情中的奉献,表示为此“寒心”。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多家自媒体在报道睢县中医院本次“裁员”事件中,都用了这样的语言。

医改组表示,是由于“政策宣传不到位”造成的误解。

医院一位前员工告诉八点健闻:最近,医生都直接回去上班了,护理人员都进行了考试。

“前100名直接办人事代理。剩下的如果有资格证,就算实习生,一个月给1500元工资;如果没证,就算见习生,工资更少一点。”

“我现在还在上班,我们刚刚签订了人事合同。”名单上一位主治医师对八点健闻说。

“我不会诋毁我们中医院。”她说。她还回顾了自己几年前入职时,发现中医院拥有诸多先进设备时感到的自豪,并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

睢县卫健委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以上信息。他还表示,对名单上的非专业技术人员,将分流转岗到中医院后勤服务岗位,如导医、保安、保洁等。

也就是说,这家公立医院试图通过人员精简自救的方式被中止了。

但医院的困境仍在。

“睢县就90万人,病人就那些人。外地人即使来看病,最多也就是周边几个县的。”上述工作人员对八点健闻感叹道。

90万人,需要多少床位和医护人员?

徐毓才表示,按照国家标准,每床位配备的人数为:1级医院1.1人,2级1.3-1.5,3级1.5-1.8。

“按这个算,1500个床位配备的人数没问题,问题在床位太多。”他分析,“按’十三五’规划的医疗机构设置指导原则,一般来讲,县级公立医疗机构总床位数是人口的千分之1.8,也就是1万人18张床。”

2020年,睢县常住人口为66.85万,户籍人口89.12万。按户籍人口计算,全县床位规模在1600张左右较为合适。

而如今,中医院的床位数为1500,人民医院为1000。两家之和,即已远远超过上述标准。

而除了中医院、人民医院,睢县还有妇幼保健院、公疗医院两家公立医院,四家专科民营医院,以及23家乡镇卫生院。

徐毓才对八点健闻表示,国家卫健委已发起了公立医院经济管理年活动,还配套连续发了4个经济管理方面的文件。“国家可能也看到医院盲目扩张,内部管理、运营跟不上,会出现很多问题。经济管理年的一个内容就包括防医疗机构发展风险。”

近日,和佳医疗在一家证券网站上答投资者问时,表达了对收回账款的信心:“公司的客户主要是公立医院,具有‘会拖不会欠’的特点。”

方澍晨丨撰稿

徐卓君|责编

他们都在关注
1民营医院第一股破产重组,医院还是一门好生意
2植入一颗人工心脏
3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植入一颗人工心脏,像钢
4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植入一颗人工心脏,像钢
网站首页
在线咨询
来院路线
返回顶部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