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九州医院 > 保健常识 >

自闭症小朋友做手术,让手术麻醉难度陡然上升

 

快下班的时候,正当我在遐想着去哪里逛街的时候,主任罕见的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我们医生办公室。正常情况,他基本都是开完早会就走人。除非有重大手术或者特殊患者,否则是见不到他面的。

令我紧张的是,她扫视一圈后,直奔我走过来。

此时的我,心突突的跳。大脑迅速开启火箭模式:今天我没犯什么事啊,患者都挺好的呀,到底是怎么了呢?

看似很长时间,其实也就一瞬间就到我面前了。

停在我面前后,我扫了一眼我的电脑屏幕。也许,她是在顺便突击检查一下我在做什么吧。看到我在做课件,她微微点了点头。

接着她说道:小李,明天有一个小朋友的手术,做扁桃体,好好评估一下。具体情况,回来向我汇报。

一听是看患者的事,我的心就放下了。于是,我穿好外出衣,飞奔去了普外科。

在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思考:即使是小孩,也是稀疏平常的手术啊,不应该惊动主任的呀。主任既然这么关心,难道是关系户?或者,这个小孩是个疑难病例?

带着种种疑问,我走进了普外科的办公室。

这个时间段,大家几乎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看到我来了,其中的一个外科大夫说,来看那个小孩吧?好好看看吧,可能不好弄。

听到这话,我更疑惑了:怎么个不好弄呢?不就是一个扁桃体手术么?说不好听的,在没有全麻的时代,就是就是“咔嚓”一下子拽下来的。

继续翻看病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看到病例中有一行非常特殊的字——自闭症。

虽然我知道有这么一种疾病,但还没有亲自见过。因此,立刻就感受到了难度。大脑中,迅速搜集着有关自闭症麻醉的一些注意事项。

然而,搜索了半天,有关自闭症儿童的麻醉资料几乎为零。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见机行事,先去见见患者再说。

到了病房,病床上一个小男孩呆呆的看着窗外。即使我用了很大力气敲门,他也没有反应。此刻,我觉得书上说得很对:自闭症,男孩比女孩发生率高。精神发育迟滞,也符合书上的描述。

语言障碍、社会交往障碍,也是这类儿童的特点。正在我思考如何与他交流的时候,一个30多岁的女人进来了,看样子似乎是他的妈妈。

看到我一身的医生打扮,她非常客气的说:大夫,我家宝宝可乖了,一定要好好帮我们治呀。换做平时,我真想喷她几句:哪个患者,我们没用心去治疗。有时候出问题,那是医学发展过程中、或者叫治疗过程中必然存在的风险。但看到她一脸诚恳,我知道这也是一位饱经折磨的母亲。是呀,谁家摊上这样的孩子不操心呢。就比如眼前这个比我小十来岁的女人,几根白丝已悄然出现在了她的鬓角上。

转回头,我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小患者身上。生平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无从下手:他就那样淡漠的看着你,你问什么,他都不说话。在麻醉访视过程中必须要评估的张口度、活动度等环节,他也没有丝毫主动配合的意识。没有办法,我只能通过询问他妈妈他的一些情况。比如,平时张嘴有没有问题以及仰头等动作是否可以做到位等。

初步侦查结果,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具体实施过程中,是否会遇到新的问题,一切都是未知数。

回去之后,我把事情如实向主任做了汇报。主任说,这台手术她亲自和我一起完成,这让我放心不少。

第二天,麻醉过程也是让我们很担心。因为,当他没有任何反馈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哪里是否不舒服。苏醒的时候,外界的刺激可能对他是毫无用处的。

这个群体是一个小众,但对于每一个家庭而言,这将是一个灾难和沉重的负担。真的希望,有一天会有一些社会组织重视这个群体,并在医学上有所突破。

他们都在关注
1经常不吃早餐的人,身体会出现哪些问题呢?
2值班夜,我又劝走了一位患者!
3不吃晚饭真的可以减肥吗?
4关于灰指甲你知道多少呢?
网站首页
在线咨询
来院路线
返回顶部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